滴滴的战争与和平:

发布日期:2018-02-05 23:50:12


战争与和平始终是交错的

在经历了若干场惨烈的国内战役之后,以2016年夏天和Uber中国合并为节点,滴滴迎来了和平。人们以为战争结束,于是,过去一年,滴滴休养生息,一面做内部梳理和调整,一面筹备国际化。然而,意料之外的敌人、复杂胶着的局面,打破了平静。2017年2月,美团点评在南京试点进入网约车市场,此后,包括首汽、摩拜、嘀嗒、蔚来等公司都加入到网约车市场的战局中。“恰恰是它俩合并以后,我认为好戏才刚开始。”首汽约车CEO魏东说。这是一场由BAT、小巨头、创业公司、传统车厂、央企、地方政府、中央政府参与的出行大战,它将把地产、城市基础设施建设、新旧能源、内外资本的力量都拉进来,大约十年时间,从新能源车到无人驾驶,最后进入工业智能时代。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,竞争者们虎视眈眈的不仅是网约车,更是在汽车产业变革和互联网浪潮中,掌握城市出行的话语权。
滴滴是其中的领头者,它既是未来新能源、无人驾驶和智慧城市等机会中野心勃勃的参与者;也是被挑战者,行业其他新进入者都想在其间分一杯羹。
滴滴创始人程维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时说,在企业发展上,滴滴无先例可循。滴滴的存在再一次印证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显著特征:这一代创业者拥有比其他时代、其他国家、其他行业更多的红利和资源,但也面临着更多的泡沫和风险。他们有更大机会去构筑前所未有的宏伟梦想,也注定会遭遇无休止的多维挑战。没有第二名的江湖在这个市场,暂时少有人想挑战滴滴的老大地位,他们争夺的是第二名。自2016年8月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后,据CNIT数据,滴滴的市场份额超90%,市场上迟迟没有出现公认的有竞争实力的第二名。滴滴可以抽取比此前更高的利润(抽成20%-25%),鉴于它之前通过大规模补贴用户以获取市场占有率,这也是一种自然的举措。不过滴滴方面表示,这20%里部分通过奖励、事故保障等返给了司机。当一个市场出现较高利润空间时,即使发生了“自然垄断”,潜在竞争者仍然会大胆挑战业已存在的庞然大物。美团点评目前的主要策略就是,进入滴滴利润率高的城市,对标滴滴快车。美团在南京试水期间抽成8%,推广至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杭州、温州、福州和厦门时,更是采取“零抽成”。“
网约车市场一定会存在第二和第三名,这是市场竞争规律决定。人们更关注的是,这个新的第二名能否拿到20%甚至更多的份额,以及能否持续守住这个份额。
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之后,公司从上到下强调要“专注”,抵制做出行之外的事情。整个2017年,除了在国际上大举投资,内部一是部分业务进入规模稳定期,二是总体转向修炼内功,三是从单纯的增长指标过渡到安全、体验、效率、增长四个指标,同时,整个公司开始强调盈利。“补贴停止,一些业务收缩,没有大张旗鼓去烧钱。”一位滴滴员工说,对业务部门的考核增加了盈利权重,“有几个月公司的全盘目标是要盈利。一位滴滴的中层人士说。除了正面迎敌、进入对手核心领域之外,滴滴的变化还包括:2017年底,滴滴在内部成立了R-Lab(R意为Rebuild)和HM(意为黑马)两个一级部门,意图探索边界、孵化新业务,前者在北京,后者在杭州。
据《财经》了解,腾讯和阿里各拥有滴滴董事会一席,到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,百度也成了滴滴的股东,占股不大。“巨头都支持我们,这样大家不需要浪费钱低效竞争,同时能协调彼此利益,这是理想的格局。”程维说。但随着滴滴和BAT各自在出行领域的布局深入,利益合作和矛盾冲突势必纠结交错,关系的平衡协调也势必日趋艰难。一个生动直接的例证就体现在ofo和摩拜的合并案中。滴滴于2016年9月战略投资ofo,此后经过几轮增持,成为ofo第一大股东,在董事会拥有两席投票权。滴滴错过了自己入场做的时机,战略选择就是将两家合并,新公司受滴滴控制。而对于ofo和摩拜的创始人而言,他们并不愿意接受这个局面。于是外界看到阿里入局制衡滴滴,摩拜董事长李斌结盟首汽、嘀嗒,构建轻联盟生态,摩拜还尝试拉美团入局。
成吉思汗还说过一句话:即蒙古人虽然少,但只要团结在一起,就天下无敌。经过两次大合并、多次人员和文化融合,后期又随着柳青所代表的投行精英文化的深入,滴滴确实需要践行出此言。一位投资公司的合伙人说,滴滴目前的策略就是——在关系可能失控前,拼命长大。因为当你长到足够大,才可以有自己的规则,才有更强的话语权,并平衡好各方利益。最初团队组建、面临外敌时,应该是程维最游刃有余的时候。

2017年进入到了和平时期,柳青的作用更明显,即如何对一家公司进行系统化体系化的建设和管理。但2018年的情形又不一样了,对这对组合提出了新的挑战。没有尽头的战争在出行这个大风口面前,每个公司都在构筑自己的生态帝国,只是在网约车擦枪走火了而已。汽车行业面临着重大变革——从传统燃油车到新能源汽车,从人工驾驶到无人驾驶,从消费者习惯到整个汽车产业链,都有重塑的可能。“现在很多人涌入网约车市场,看重的不一定是网约车市场,而是行业变革中间谁会掌握下一代的话语权。
手机时代是APP的时代,一个APP为用户提供一项服务;而当语音成为中心,没有人在乎到底是谁提供外卖,谁提供打车,一个语音产品最好能为用户提供一整套统一的服务。这无异于在说,对于出行这样的主流AI场景,互联网巨头BAT绝不可能放弃对它的控制力。2017年4月,百度发布阿波罗(Apollo)开放平台,为车企及自动驾驶领域合作伙伴搭建自动驾驶系统。《财经》记者近日获悉,阿里旗下高德地图在内部启动一项新计划,是给排名大概在6名至20名的车企提供出行服务系统,解决流量、算法问题。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说,该做法一方面间接应对百度阿波罗,另一方面也是阿里对出行的一种新打法。未来十年整个出行会先迎来两方面变革——一是能源从汽油变成电,新能源车普及;接着才是无人驾驶时代的到来。滴滴的算盘是,未来新能源汽车全部共享,不私人拥有,而它能成为新能源汽车最大的运营平台。
对于一家成立五年多的公司,一位1983年出生的CEO,巨大的成长,必然伴随着巨大的痛苦。在这个多维战争的交叉口,此刻是滴滴兴奋与不安交织的战争前夜。

相关文档

山东强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   版权所有
联系电话: 18366193672
E-mail: support@qiangbi.net
备案信息:© 2015-2018 山东强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